陈娟:​我是一名母亲,我是一名护士

陈娟:​我是一名母亲,我是一名护士

发布日期:2019-09-10 浏览次数:82

       为母则强。说的是,本是弱女子,一旦生了孩子当了母亲,性格和能力为之大变。为母则强,母亲似乎变成了万能的了。


       我,也是一名母亲。自然,我也是刚强的。可是,我的刚强,在现实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无助甚至尴尬。

       四月里的一天,突然下起了大暴雨。难得休息在家的我,匆匆拿起伞走去学校,想去给你送把伞。可进了校园,我突然懵了,左右两栋楼,我不知道该站在哪个路口等你了。看着教学楼两边接孩子的妈妈,彼此熟埝的聊着,我环顾四周也没找到相识的同学妈妈问问路。


       撑着雨伞,雨点敲打着我的心情,我怔在哪里,难过到说不出话。下课铃响了,这时候我远远的看到你,和同学们一起出了教室,你和周围的同学 挥挥手告别,你看看天,把书包高高举在头顶,冲进了大雨里,我再也忍不住了,流着泪朝你飞奔过去,你看见我又惊讶又开心。撑开的雨伞下是我们母子的小小天地,那一刻你幸福的依偎着我,一路上和我说了许多。我看着身边这个高高的孩子,往事一点一滴浮上心头,手术室的工作繁忙且没有准点,在你三个月的时候我早早的就结束了哺乳,因为不习惯喝奶粉,断奶后的一星期你没有大便,我又着急又心疼,只能自己手动给你灌肠,外婆看了心疼的一直骂我狠心。其实我是多么喜欢看你吃奶的样子啊,小小的软软的人儿,胳膊抱着我的腰,时不时的还要边吃边看着我,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就像现在你依偎着我一样,这一刻我们母子连心。


       我总是那么忙,六年小学时光匆匆而过,我至今记得是刚上一年级,你背着大大的书包,向我摆摆手的样子。此后,你一天天的在长大,个子高了,懂得知识多了,上课的教学楼从一年级的左边换到了右边,你总是问我,有没有空参加你的公开课,你的升旗仪式,我知道你很棒,可是我从来没有为你见证过。你的作文里写到,“我有一个辛福的家,我的妈妈是一名护士,我的妈妈是最温柔的妈妈……”我眼泛泪花,宝贝,我为你做的太少了,缺席了你成长中太多的精彩与骄傲。

       我,是一名母亲,就是这样一名不太称职的母亲。因为,同时,我是一名护士。护士帽,一顶顶护士帽,都是高昂的,都是洁白的。那年五月,我的头上戴上了一顶护士帽。也许,当初更多的是新奇和欣喜。而如今,我更觉得护士帽的重量,戴上它更觉得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十几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在平凡的护理工作中,我和姐妹们一起拼搏,一起奉献,一起坚守,一起捍卫护士帽的高洁。在救死扶伤的手术室,护理工作团队的高效合作是一台手术成功的关键。绿色的手术衣,淡蓝色的口罩,每天从晨起交班开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悄然打响。手术间内,一切都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安静的只能听见器械轻微的叮当声,吸引器的滋滋声。明亮的无影灯下,洗手护士全神注视着医生的一举一动,不用开口,毋需抬头,医生一伸手,想要的器械就在手中;不需吩咐,毋需讲解,我们熟知每一个手术部位的需求。

       在手术台下,巡回护士像机警的哨兵,脚步如风,每时每刻聆听,密切关注着病人的生命体征和病情变化。

       毋庸讳言,多少个不眠不休的夜晚,我们也曾后悔过,多少次饥肠辘辘中我们也曾质疑过,多少个默默无闻的日子里我们也曾迷茫过,多少个奔走在急诊手术的黑夜里我们也曾委屈过……而当手术室门外,父亲,母亲,儿女,亲人们那一张张翘首企盼焦灼等待的目光和我们目光相对时,当患者忐忑不安、局促无措地抓住我们的手时,当我们在第一道曙光里迎来新生儿的啼哭时,我们所有的委屈与怀疑顷刻间都烟消云散,一种职业的崇高感充盈了我们的心间。这就是蓝丁格尔精神代表的“无私奉献,神圣使命”啊!

       当初夏的新绿飘扬在枝头,拂面的风不燥不寒,五月的第二个周末,我们迎来了护士节和母亲节。

       我是一名母亲,我是一名护士。这样的两重身份,让我收获的,不仅是节日的荣耀,也激发起了一个不太称职母亲的愧怍。我知道,这样矛盾还将继续,但,为母则强,为医则良,我们在人生路上,在职业路上,也是时代的追梦者。荣耀是动力,愧怍也是动力,我深知,在医院像我这样不称职的父亲母亲还有很多,也正是有这样的一个团队默默耕耘无私奉献才有了我们市立医院长足的发展。我们何其有幸参与并见证三甲医院的晋升,外科大楼的拔地而起,各个学科科技创新涌现,医联体改革再创辉煌。新时代,新梦想,新担当。在喧嚣的尘世,坚守初心,用爱温暖每一位患者的心;我们在我们站立的位子上,努力着绽放生命的芳华。